11月,秋天也将渐渐远去。但是,艺术却永远不会因为冬天的临近,而减少它的一丝热情。

“克劳德莫奈:大自然的真相”(Claude Monet:The Truth of Nature)将展出莫奈约120幅作品,涵盖了他的职业生涯。本次主要的展品租借方包括巴黎奥赛博物馆、莫奈博物馆、波士顿美术博物馆、芝加哥艺术学院和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该展览将于2019年10月21日-2020年2月2日向公众开放,占据了总面积约2万平方英尺的三个展厅。展出的藏品体现了莫奈与自然的持续对话,从他第一批受风景绘画影响的作品一直贯穿到晚年的革命性创作系列。

和平来之不易,理解与宽容更是现代社会中珍贵的美德。本次于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举办的“Basquiat:《Defacement》背后的故事”展览,便以美国艺术家让米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的作品为核心,回顾上世纪80年代美国的种族歧视问题的专题之作。当时,多位艺术家以笔为矛,用作品表述愤怒,呈现了美国艺术界的价值观,进而推动社会反思与种族和平的进程。而在今天,我们更应心怀感恩,用爱回馈差异、尊重不同。

为了纪念包豪斯百年诞辰,芝加哥艺术学院举办了展览《织到包豪斯外》(Weaving Beyond the Bauhaus),于2019年8月3日-2020年2月16日间展出。本展览重点表现了包豪斯的纺织工作室作品及其对美国现当代艺术的影响,展出包括安妮阿尔伯斯(Anni Albers)、克莱尔泽斯勒(Claire Zeisler)等先锋艺术家的共50幅作品。

女权主义艺术家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在新系列作品《终结:对死亡和灭绝的沉思》(The End:A Meditation on Death and Extinction)中不再仅着眼于性别不平等、环保等素材,而是探索了“衰老与死亡”的禁忌线件彩绘瓷器和玻璃作品,以及两件大型青铜雕塑。

上届芝加哥建筑双年展吸引了超过50多万人的参与,本届双年展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中。2019年的活动将由芝加哥大学Reva和David Logan艺术表演中心策展人Yesomi Umolu,时任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教育主管Sepake Angiama,还有巴西建筑师Paulo Tavares一手策划。

达芬奇画作里蕴藏的精妙之美和隐秘传说,在时间的游移中只增不减。借这位文艺复兴时期的伟大天才诞辰五百周年的时机,卢浮宫将为他举办一次回顾展,届时观众便有幸能看到他现存于世的三分之一的作品。另外,此次展览还有望能借到2017年在佳士得拍卖行以4.5亿美元高价卖出的最后一件私人所有的达芬奇作品《救世主》。

费利克斯费内翁(Flix Fnon)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一位杰出艺术家,他拥有多重身份:无政府主义者、艺评家、收藏家等,在艺术向现代化转变时,他捍卫开创性的创作理念。他是点彩画派的倡导者;他推动“野兽画派”(Fauves);他致力于推动未来主义(Futuristes一种艺术思潮),并在巴黎组织了第一场关于“未来主义”的展览。费内翁具有敏锐的艺术眼光,他一生中收藏了许多他喜爱的作品,这也使得人们可以与不同的科技、时代和大陆进行对话和交流。

已故艺术家阿涅斯瓦尔达(Agns Varda)在去世前不久构思的这尊树木雕塑,成为这个颇具野心群展中的亮点之一。该展览包括土著社区的作品,包括生活在亚马逊森林中心的亚诺马米人。“我们的树木”由人类学家Bruce Albert联合组织,包括神经生物学家Stefano Mancuso等其他专家也参与其中。

杜塞尔多夫美术馆将首次把美国艺术家卡罗尔邓纳姆(Carroll Dunham)与德国艺术家阿尔伯特奥伦(Albert Oehlen)的作品放在一起,让他们展开一场“对话”。他们将对作品中反复出现的“树木”主题做出各自的解析。杜汉姆充满动感的作品倾向于描绘树木盛开的景象,而欧伦的作品则是光秃秃的树根占据了整个场景。

“告诉我关于昨天和明天的事”这个项目试图将当代艺术与集体记忆结合起来。由德国策展人、维也纳艺术馆(Kunsthalle Wein)前总监尼科劳斯沙夫豪森(Nicolaus Schafhausen)组织,30多名艺术家将对德国历史的复杂性做出反应,并展示社会激进化是一个怎样的全球性问题。展览将在慕尼黑的文献中心举行,在希特勒的啤酒馆政变失败后,被视为纳粹运动实际首都的慕尼黑引起了更广泛的关注。文件中心建在前“布朗大厦” 的旧址上,这里曾是国家社会党总部。

为了庆祝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波罗(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逝世250周年,斯图加特国立美术馆(Staatsgallerie Stuttgart)决定将其馆藏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提埃波罗作品全部呈现出来。此次展览还将展出来自世界各地的画作、素描和版画,涵盖了这位威尼斯大师的整个职业生涯。

与克劳德莫奈大抵相似,巴伯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及其作品同样为后世艺术家的创作之路指明了方向。此展将展出德国当代艺术家托马斯施比茨(Thomas Scheibitz)的45件作品,并与贝格鲁恩博物馆常设的“毕加索与他的时代”并列展出。展览意在通过二者作品间的对比与交流,揭示毕加索及立体主义运动对他的重要影响。在施比茨看来:“立体主义的激进性质直至今天都是最有影响力的,这也使得我经常探索具象与抽象的界限。”

斯塔德尔博物馆举办了一场史上规模最大的展览,聚焦荷兰艺术家梵高,深入探讨他在20世纪初所扮演的先锋角色以及他对德国表现主义的影响。除了展出50多件梵高的作品和70多件现代主义艺术家的作品外,“创造梵高”(Making Van Gogh)还将探讨德国的艺术交易商、收藏家、评论家和博物馆是如何帮助这位陷入困境的画家重振事业的。

经历了在伦敦广受好评的首展后,这场关于李克拉斯纳(Lee Krasner)的展览将前往法兰克福。本次展览包括20世纪20年代末的早期自画像、焦炭中的裸体画、她著名的 “小图像” 系列作品,以及她丈夫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去世后的经典作品。这是50多年来首次在欧洲举办的此类展览,证实了这位女性艺术家在抽象表现主义发展中的先锋地位。

作为二十世纪初期最具全面创造力的人物之一,阿尔普在雕塑创作中使用了包括石膏、石头和青铜在内的多种材料,并跨越了绘画、素描、拼贴以及诗歌等不同媒介。阿尔普最为著名的是他生物形态的雕塑作品,转化、成长、繁殖和变形是阿尔普作品的几大主题。如同一个首次来到地球上的外星人,阿尔普的天才能力在于以仿佛第一次见到某种东西似的方式来表现视觉信息。

展览关注的是在男性主导的拉斐尔前派运动中那些经常被忽视的女性角色(它被称为“兄弟会”不是没有原因的)。包括艺术家伊芙琳德摩根(Evelyn de Morgan)、埃菲米莱斯(Effie Millais)和伊丽莎白西达尔(Elizabeth Siddal)在内的12位女性的画作、照片、手稿和个人物品将在展览中展出。这次展览的目的是让人们了解这些杰出的女性,她们不仅是模特和缪斯,也是艺术家。

1作为时尚弄潮儿,当然要好好把握难得的休旅时光,去“时尚策源地”伦敦感受时装设计师Mary Quant的革命性设计。本次展览体量较大,以超过200件展品的规模回顾设计师1955-1975年间的创作。Mary Quant的时装生涯最值得称道的一点便是虽然非科班出身,但却凭借对时尚天生的灵敏嗅觉,发明了迷你裙、热裤和彩色紧身裤袜。其中,迷你裙更是被后人注释为“定义了60年代的时尚”之作,甚至直到如今,也持续造福着被烈日“炙烤”着的女性。相信此展定会为创意无限的你带来恒久启发。

简言之,这场展览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将关注拉斐尔前派艺术中的那些未被讲述过的女性故事。作品通过来自世界各地的公共和私人收藏的新发现和未见过的作品,揭示了这些作品背后的女性力量。通过绘画、照片、手稿和个人物品,前拉斐尔派姐妹探索了她们作为艺术家、模特、缪斯等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某种意义上来讲,她们支持并维持了拉斐尔前派很多作品的产出。

此次展览是首次专门展出艺术家保罗高更(Paul Gauguin)肖像作品的展览,该展览跨越了艺术家的晚年时期,从他的肖像画出发,使观众跟随艺术家的脚步,从印象派走向象征主义。约50件展品不仅涵盖了油画、纸上作品等形式,还囊括了来自世界各地公共与私人收藏中的作品。这些拥有不同暗示性背景的肖像画,呈现了艺术家极具个性的意义表达。

2019是伦勃朗逝世350周年,所以几乎整个欧洲都在纪念这位伟大的艺术家。达利奇美术馆即将举办的这场展览也是希望能够刷新人们对这位无与伦比的荷兰大师作品的惯有认知,从而在伦敦上演伦勃朗时刻。此次展览将首次把美国华盛顿国家美术馆馆藏的“Philemon and Baucis”这幅迷人油画带到英国来

2018年于上海举办的展览“见者的书信:约瑟夫博伊斯×白南准”,已经让很多观众重新走进了这位“影像艺术之父”、激浪派领军人物、韩裔美国艺术大师白南准(Nam Jun Paik)的世界。而在新的一年中,泰特现代美术馆将以声音与视觉为重点,反映艺术家对未来艺术界中跨领域、多学科等特性的展望。除了其具有代表性的电视屏幕机器人,此次展览还将呈现白南准与其他前卫艺术家、音乐家、舞蹈家之间的合作和交流,多样化的作品生动再现了白南准如何从自己的创作出发,构建出一张跨国艺术家网络,并大胆地拓展了处于时代尖端的艺术实践。

例如,在1999年的影像作品“菲奥鲁奇让我变成了铁杆球迷”(Fiorucci Made Me Hardcore)种,莱基就使用了抽样镜头追踪了20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英国夜总会的舞蹈亚文化,而作品“Dream English Kid 1964-1999 AD”(2015)则聚焦了莱基自己生活中的关键情节,主要取材于互联网上的“发现记忆”。

作为英国时尚摄影界的明星摄影师,蒂姆沃克所拍摄的时装大片想象力非凡、色彩运用梦幻浪漫且人物造型出格奇异。这次展览将是走进摄影师蒂姆沃克缔造的进入幻想世界的一场沉浸式的旅程。通过照片、电影、摄影集和特殊的装置,来体验这位世界上最具创造力的摄影师非凡的创作过程。

300多件作品将为人们提供一个独特的视角来了解布莱克的生活,尤其会把关注点的重心放在他出生和生活大半生的伦敦时期。与此同时,这场展览还会强调布莱克妻子凯瑟琳的重要性在布莱克创作版画和彩绘书籍时,凯瑟琳提供了很多实际的帮助,并成为了一只不为人知的手。展览中还会有一系列的插图展出,被很多人认为其实是凯瑟琳画的。

2003年,来自丹麦的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带着一轮巨型人造太阳走进了泰特的涡轮大厅中,造就了其最著名的代表作之一《气象计划》。2019年,埃利亚松将重返泰特现代美术馆,完成其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艺术项目。此次展览将集中展示艺术家在社会、生态环境等领域的探索,各件大型装置作品将融入泰特周围的景观之中;而埃利亚松还将带领来自柏林的团队在展览期间接管美术馆的露台酒吧,以全新概念打造一间素食餐厅。

数个世纪以来,英国戏剧家莎士比亚的历史剧塑造了金雀花王朝多位国王的形象,从理查德二世到亨利五世等,这些16世纪完成的剧作并非凭空创作,而是广泛参考了史实,目的是巩固和庆祝都铎王朝的地位,激发人们对英国历史的兴趣,同时促进艺术家对历史肖像画的创作。展览展出有多幅都铎王朝时期绘制的王室肖像画,包括一幅理查德二世的肖像画,呈现历史人物在人们想象中的形象。

今年冬天,欧洲首次卡洛斯阿莫拉莱斯(Carlos Amorales)作品回顾展将在阿姆斯特丹开幕。作为墨西哥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家之一,阿莫拉莱斯的职业生涯始于上世纪90年代在阿姆斯特丹格里特里特维尔德学院(Gerrit Rietveld Academie)和瑞典皇家科学院(Rijksak Ademiein)的学习。展览包括装置、绘画、素描,以及动画和声音作品。

出生于多德雷赫特(Dordrecht)的尼古拉斯.梅斯(Nicolaes Maes)是伦勃朗最有才华的学生之一。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将迎来这位艺术家首次大型国际展览,追溯其他艺术生涯的发展,从早期的圣经演绎到后期以从事家务劳动的女性为焦点的家庭场景。展出的作品包括1655年前后所作《老鞋匠》(The Old Lacemaker)。

荷兰是水之国,拥有辽阔水域与长达1.8万公里的堤坝,近三分之一国土处于海平面以下。荷兰人以水为生,为水而战,但同时也需要保护自己不受其伤害。展览展出的是围绕水进行创作的艺术家的作品,包括海牙画派的雅各布马里斯( Jacob Maris )和19世纪画家亨德里克梅斯达(Hendrik Mesdag)。

今年冬天,伊娃海瑟(Eva Hesse)罕见的平面作品将在维也纳mumok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展览反映了这位美国艺术家的多样性,她有趣的实践跨越了超现实主义和概念艺术。这些作品是从俄亥俄州的艾伦纪念艺术博物馆(Allen Memorial Art Museum)借来的,海瑟的艺术品档案也存放在该博物馆里。

维也纳的艺术史博物馆将卡拉瓦乔(Caravaggio)的画作与贝尼尼(Bernini)的雕塑并置,两名重量级人物将在维也纳展开“正面交锋”。与之相伴一同呈现的还有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巴洛克明星级”国际外借艺术品,包括阿尔泰米西娅真蒂莱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安妮贝尔卡拉奇(Annibale Carracci),和尼古拉斯普西尼(Nicolas Poussin)的作品。

2019威尼斯双年展的主题是“mayyou live in Interesting times”。谈及这个主题的设定,2019年威尼斯双年展策展人拉夫鲁戈夫认为:“当虚假新闻和替代事实的数字化传播正在侵蚀政治语境和它所依赖的公众信任的时候,只要有可能,就应该停下来重新思考评估我们的参考范围。”这个仿佛提醒了我们之前的私人信息窃取事件。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法国的德尔菲娜塞舍尔和女权主义影像艺术小组时间:2019年9月25日至2020年3月23日

马德里艺术中心博物馆(Museo Centro de Arte)在一场新展览中向历史上的“挑衅缪斯(Defiant Muses)”致敬。展览将探索女性主义艺术影像小组的遗作,以及法国电影、影像和女权主义之间的历史联系。展览将包括艺术品、照片和触及激进主义和女权主义交集的档案文件。观众将了解黎巴嫩出生的法国演员兼电影导演德尔菲娜塞舍尔(Delphine Seyrig),一位以理想化和成熟女性气质而闻名的活动家。塞舍尔和其他活跃在法国舞台上的电影积极分子一起,为电影成为女权运动的解放工具发挥了重要作用。

德国不来梅美术馆将首次向西班牙观众展出该从浪漫主义时期到印象派、后期印象派和表现主义范围广泛的馆藏。德国印象派画家马克斯李伯曼(Max Liebermann)和洛维斯科林斯(Lovis Corinth)的作品将与法国印象派画家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s)和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Pierre-August Renoir)的作品一起展出,全面介绍欧洲不同地区的印象派运动。

索弗尼斯瓦安古索拉(Sofonisba Anguissola)是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的御用宫廷画家,拉文尼亚封塔那(Lavinia Fontana)被公认为第一位职业女性画家。安古索拉出身贵族,享年93岁。在她的一生中,她创作的肖像画从未得到过报酬(因为人们认为她收取费用是不合理的)。相比之下,封塔那则出身寒微,作为一位多产的画家,有过11次身孕用她的艺术支撑着她的家庭。 这两位女性艺术家将携她们的60件作品,与伦勃朗和委拉斯奎兹这两位男性艺术家在明年普拉多博物馆举行的200周年庆典期间共同亮相。

第16届伊斯坦布尔双年展以“第七大洲”(The Seventh Continent)主题,由法国策展人、双年展老将、巴黎东京宫(Palais de Tokyo)前联席总监尼古拉布西欧(Nicolas Bourriaud)担任双年展总策划(他创造了“关系美学”(relational aesthetic)这个术语,相信本届双年展会融入很多交互的概念)。展览名称借用了太平洋上由废弃塑料垃圾组成的,被称为“第七大洲”的巨大漂浮物,可以说,“第七大洲”是人类破坏大自然带来的严重后果。

阿布扎比卢浮宫正在充分利用蓬皮杜艺术中心的藏品,筹办关于20世纪上半叶巴黎的展览。该展览将探讨从1900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间将巴黎演变成现代主义世界之都的一系列外国艺术家。展出艺术家包括西班牙的毕加索和胡安格里斯(Juan Gris)等人,美国的曼雷(Man Ray)和李米勒(Lee Miller),出生于俄罗斯的瑙姆加博(Naum Gabo),以及罗马尼亚雕塑家康斯坦丁布朗库西(Constantin Brancusi)。

日本是我国一衣带水的邻邦,每逢节假日它都会承接成千上万的中国游客。而已经做好出行计划的你,一定不能错过在国立新美术馆设立的本次展览。此展共汇集了六位活跃在海内外的日本当代艺术家,他们年龄各异,最大相差近30岁。由此,观众便可从中观察不同世代艺术家对于创作的不同理解。但尽管他们的表现手法各不相同,却都落脚于“浓厚的文学因素”这一共同点,值得令人细细回味。

每届艺术节组委会都会邀请日本及全球知名策展人、艺术家,以濑户内海各岛为中心创作和展示艺术作品,举办剧团以及乐团活动,同时展示当地传统技艺和祭典。这种结合自然展示作品的方式,让游客的观展与旅游同步进行。观众甚至需要搭乘游轮“跳岛”游览,如此新鲜有趣的体验,使之成为全球艺术青年的向往之地。据悉,第四届艺术节的艺术总监仍是北川富朗,其工作重点在于加强与地区相连的艺术及建筑项目,发现并传播濑户内闪光的人事物,加强人与人、岛与岛、地区与世界的交流。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opebest365.com/,斯图加特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