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何时何地,42岁的马克斯·霍莱恩(Max Hollein)总是以一身标志性的黑色西装亮相于人前。不过,绝大多数时候,你只能瞥见一个骑着单车匆匆而过的黑色身影。兼任法兰克福三大博物馆的馆长,意味着每天都得在美因河两岸穿梭往返,其目的地包括以当代艺术展与大型回顾展知名的锡恩美术馆、以“古代大师”著称的施塔德尔博物馆,和以中世纪及巴洛克雕塑见长的古代雕塑品博物馆。不过,霍莱恩并不觉得辛苦:“行走于社会各阶层之间,与潜在的捐助者进行互动,与艺术家会面,监督建筑施工,鼓励学生们拍卖自己的作品,为博物馆募款,这都是令人兴奋的地方。”

他的终极目标是,将法兰克福从一个单纯意义上的金融中心转变为具备国际视野的世界文化之都。“与艺术、博物馆观众不断进行对线年前后,欧洲博物馆的观众几乎是清一色的中产阶级知识分子。今天参观者的构成要复杂得多,所以我们必须以不同的方式与不同的观众进行对话。举办大型展览时,我们通常会制作五份不同的目录——标准的学术派目录,以及专为小学生设计的目录等。”

霍莱恩出生于维也纳的一个艺术世家,母亲是一位小有名气的时装设计师,父亲则是一位成就斐然的建筑师,被当地人戏称为“馅饼”的三角形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便是其代表作之一。追溯起来,包括约瑟夫·博伊斯、弗兰克·盖里在内的诸多艺术界大腕,均是霍莱恩一家的座上宾。然而,进入维也纳大学之后,“叛逆”的霍莱恩并未如人们期望般继承父母的衣钵,而是选择了一个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的专业——商科。

谁又能想到,大学毕业之后,当同班同学开始衣冠楚楚地进出高级写字楼之时,这位课业拔尖的商科优等生竟断然拒绝了顶级咨询公司麦肯锡的邀请,转而投身古根海姆博物馆前馆长托马斯·克雷恩斯麾下,当了一名默默无闻的小助理,转眼便是五年。在此期间,他利用一切机会学习有关艺术营销及展览策划的专业知识和技能,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opebest365.com/,法兰克福并逐渐在业界崭露头角。正是这段经历为他日后的激进风格奠定了基调。

2001年,霍莱恩被任命为锡恩美术馆馆长,他用了不到五年的时间来证明自己的艺术造诣与商业手腕;2006年,霍莱恩兼任古代雕塑品博物馆及施塔德尔博物馆馆长,后者拥有2700幅美术作品、25000幅素描、65000幅印刷版画以及600件19~20世纪的雕塑作品,是当代德国最重要的美术馆之一。

“人们总是在问:博物馆能为我们做什么?博物馆应当扮演怎样一种社会角色?对此,你必须给出一个清晰有力的答案。我以为,博物馆这一概念不应被局限于由建筑和馆藏构筑的物理范畴之内。在我看来,博物馆代表的是一种旨在促进教育和交流的托管方式,这种托管关系在你走进博物馆之前便已生效。无论在校园、幼儿园、医院,还是在与媒体的互动中,我们都在扮演一个积极的角色,努力发挥教育和文化传播的功能。”霍莱恩总结道,所谓“博物馆”应当是“一个担负教育职责、制造欢愉并提供社会参与空间的公共场所”。

在法兰克福文化事务部主任费利克斯·泽梅尔罗特眼中,霍莱恩既是一位坚韧、顽强的实干家,也是一位善于随机应变、兼收并蓄的梦想家。在最近策划的一场展览中,他首次将焦点对准了德国艺术家马克斯·贝克曼在美国去世前创作的折叠式三联画。“这主意本身便相当吸引人。霍莱恩在知性层面的最大贡献是,他深谙国际艺术圈的游戏规则,并且能够将这一认识转化为独树一帜的展览。”据泽梅尔罗特介绍,为期三个月的贝克曼特展吸引了近9.5万名参观者。

霍莱恩的贡献不仅体现在他对展览及相关活动的概念化操作上,也同样体现在他的营销手腕中。他从不介意把“钱”挂在嘴边,也从不把“钱”分为三六九等,因为每一笔捐赠都有其重要意义。“若是能集合所有的力量,比如私人参与、企业赞助和社区支持等,我们必能成就一番大事业。这也是我们一直以来所孜孜以求的。如果某家银行愿意提供20万欧元的资助,我会接受这笔钱,但我也会告诉他,这不过是刚开了个头,事情还没完呢。我们希望借用赞助商的所有平台——分支机构、公司杂志、客户资源等等。”

正是凭借这种“铁血手腕”,霍莱恩已悄然扭转了局面;在初露全貌的法兰克福文化地图上,上周六揭幕的施塔德尔博物馆新分馆或将成为“皇冠上的明珠”。这座面积达3000平方米的新馆坐拥来自德意志银行和DZ银行股份公司的800余件重量级艺术品,正式开放后将使原馆的展示空间和永久展品数翻了一番。这是施塔德尔博物馆近200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扩张,其艺术史区间亦将延伸至700余年。该工程的预算高达2000万欧元,然而这不过是目前正在进行中的法兰克福博物馆“变脸工程”的五分之一罢了。据介绍,翻修一新的德国电影博物馆将于今年8月正式对公众开放,德国建筑博物馆亦经历了整整一年的改造。

按照“施塔德尔博物馆之友”协会负责人西尔维亚·冯·梅茨勒的说法,博物馆的扩建成功,霍莱恩正是最大的幕后功臣。是他以一己之力争取到了来自德意志银行及DZ银行股份公司的800余件艺术品的永久借贷,其中包括安塞尔姆·基弗、格哈德·里希特、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和辛迪·舍曼的作品。在谈判过程中,“他甚至被赋予了进入公司美术馆亲自挑选馆藏的权力。”

从金融重镇到世界文化之都,泽梅尔罗特对霍莱恩描绘的“法兰克福文化地图”显然颇为看好:“马克斯·霍莱恩开创了博物馆的新标准,同时也让法兰克福走上了通往世界文化之都的道路。”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