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仅过了 5 个月,中国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就从所谓的 第一赛区 ,沦落到了必须承认 技不如人 的地步。

在今年 S12 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半决赛中,来自 LPL 赛区的 JDG 战队以 1-3 的比分不敌来自韩国 LCK 赛区的 T1 战队,止步四强。

此前 LPL 出战全球总决赛的其他三支队伍 TES、RNG、EDG 也均已出局。这是自 2018 年以来,LPL 首次在决赛之前就 全军覆没 。

JDG 的战败,宣告着 LPL 的战队在本次世界联赛的舞台全部退场,今年的英雄联盟全球总冠军将在剩下的两支韩国战队中产生。

从星际争霸、魔兽争霸 3 再到英雄联盟,各类电子竞技世界大赛诞生以来,中韩之间的对抗就一直是焦点话题。

但直到如今,这持续了二十多年的赛场比拼,中国电竞依旧处于绝对的下风,韩国人则依旧站在全球电竞赛场的顶端。

在这一年之后,《英雄联盟》、《DOTA2》、《守望先锋》等一系列电竞游戏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一阵 电竞热 ,电竞游戏逐渐进入主流视野,其中《英雄联盟》成为全球关注度最高的电竞比赛之一。

但在提起亚洲电竞强国时,人们总是会首先想到韩国。从最早的星际争霸,到现在的英雄联盟,韩国战队和选手总能在各种世界大赛中独占鳌头。

不过仅从近几年的战绩来看,中国似乎正在渐渐地取代韩国在英雄联盟的霸主地位。

在 s8-s11 四个赛季期间,LPL 荣获了三冠一亚的辉煌成就,打破了 LCK 在全球决赛的冠军垄断地位;在近两年的 MSI 联赛里,也是中国连续两次夺冠。

数据显示,在过往 11 次全球总决赛中,韩国战队曾连续 5 年夺冠,总共 6 次获得冠军,而中国战队曾获得 3 次冠军,队中还包含 4 名韩国外援,并且都是队伍里的中坚力量。

从上个赛季来看,四强的队伍除了 LPL 赛区的 EDG,其余 3 支均来自韩国 LCK 赛区,总共 20 名选手里有 17 名选手都是韩国人。而获得 s11 fmvp 的也是来自 EDG 的韩籍选手 Scout,成为 LPL 首个韩援 fmvp。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 LPL 赛区出现了 2 支全华班 ( TES 和 RNG ) 战队,除此之外的韩籍选手只有 JDG 的打野 Kanavi 和 EDG 的中单 Scout、下路 Viper,是有史以来韩援最少的一次参赛。

但从 s12 中 LPL 早早止步四强的局面来看,韩援的减少或许是影响比赛成绩的一大因素。韩援到期,青黄不接,LPL 虚假的繁华 被打破,内部弊端逐渐暴露。不少网友评论:LPL 即将再度迎来至暗时刻 。

另外,从服务器方面看,许多职业选手都会选择在韩服进行日常训练,中国选手也不例外,这也侧面体现出韩服的竞技氛围会更加浓厚,韩服玩家的水平也普遍都比较高。这就好比外国选手总喜欢来中国训练乒乓球。

韩国电竞如今在世界电竞赛场上所表现出的统治力,是其产业、市场过去二十多年发展的结晶。

最初,韩国的电竞产业发展是伴随着扭转国家经济危机的局面而诞生的。1997 年亚洲经济危机爆发,韩国作为受影响较严重的国家,开始扶持影视、游戏、动漫等文娱产业,作为寻求经济发展的破局关键。

1998 年,一款名为《星际争霸》的游戏在韩国掀起了热潮。韩国随即出现了专门进行游戏放送的电视台 OGN,开创和组织首届电竞职业联赛,韩国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让电子竞技实现职业化、大众化的国家。

《星际争霸》的大热,让韩国电竞迈入了新的发展阶段。大量资本开始涌入,创立电竞俱乐部,打造职业战队,参与职业联赛。

从此,一个由政府政策支持、官方协会牵头、资本俱乐部参与、电视台推广的成熟电竞体系便应运而生,奠定了韩国往后在电竞领域里的统治地位,电竞也因此成为韩国的支柱产业之一。

我敢跟你打赌,每个地区都有一个 Faker,非洲、美国、巴西之类的,任何地方一定都有像 Faker 一样强的人。韩国人只是强在能够把这个 Faker 找出来,把他变成全世界心中的神。 这是前北美职业电竞选手 Doublelift 对韩国电竞做出的总结。

早期在韩国已经开始有专门的体制培养职业战队时,国内还只是 野草丛生 的局面。

彼时的中国电竞,各方面都体现着 草根 气息,比赛多为爱好者们自发组织,参赛队伍普遍缺乏正式的管理和训练,也几乎没有企业和资本愿意提供赞助。

但由于行业的不规范、缺乏系统性的监管,有关网络游戏的负面新闻和舆论在社会掀起了轩然大波,产业的发展依然遭受了巨大的冲击。

但即便如此,中国电竞仍旧不缺天才,无论是获得过 WCG 星际争霸项目冠军的马天元,还是两度获得魔兽争霸 3 世界冠军的 SKY 李晓峰,都在电竞蛮荒时代中让五星红旗飘扬在世界赛场上,推动着电竞产业的发展。

2008 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改批为第 78 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随后主管部门陆续出台各项扶持政策,电子竞技得到正名,再一次迎来了通往职业化、大众化的机遇。

同样在上文提及的 2011 年,头部电竞项目的更迭、巨头资本的布局,让中国电竞迎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开始真正建立起属于自己的管理体制与运营体系。

2013 年开始,国内首届 LPL 职业联赛在上海开幕,其后腾讯和 RIOT 对 LPL 进行体育联赛化改革,行业的各项规范逐步确立,加上腾讯同时作为英雄联盟的母公司与 LPL 赛区的主办方,为其带来了大量的资本和资源支持,以及大环境中持续涌现的政策红利,中国电竞产业得到飞速发展,竞赛实力也在不断提升。

网络直播的繁荣、 宅经济 的兴起,国家政策的扶持,以及腾讯、阿里等巨头企业的资本助推,电子竞技的蛋糕越做越大,电竞产业链逐渐完善,中国市场目前也已经拥有全球最多的电竞用户群体。

据游戏工委统计,2018-2020 年我国电竞市场规模逐年增长,2020 年时为 1365.57 亿元,较 2019 年增长 44.2%。随之增长的还有电竞用户规模,2020 年中国电竞用户规模达到了 4.9 亿人,较 2019 年增长了 11.4%。

电竞的发展最离不开的便是资本,但在大量的资本占据主导地位后,行业便会逐渐趋向利益化。比起韩国将电竞作为一项专门的体育赛事来规范管理,现在国内的电竞行业更像是商业圈和娱乐圈的一场狂欢。

在资本的疯狂鼓吹之下,国内电竞行业迎来了新的机遇:电竞选手偶像化,打造 电竞明星 。

在注重职业选手技术训练的同时,还会对选手进行外观上的包装和人设的营销,并且开始直播、广告代言、卖周边等等 饭圈化 操作, 收割 粉丝经济。

但在造星成功后,选手商业价值和电竞饭圈乱象也成了整个行业需要去权衡的问题。过度的娱乐化总会让电竞事业遭到 反噬 。

越来越多的粉丝对选手的外貌、性格特点、队友关系、感情生活、俱乐部待遇等私生活方面更加关注,而不是把重点放在电子竞技专业方面。不顾专业技术一味地追捧选手,缺乏对选手的监督与鞭策,容易让选手产生骄傲自满的心理。

而个别极端粉丝过分地干涉选手私生活、cp 粉的 乱磕 以及黑粉的谩骂,都容易让选手遭受网络暴力,在心态上受到影响,不利于电竞赛事的开展。

国内直播的盛行,也促使了许多职业选手退役后转行当电竞主播,成为 百万主播 ,赚得盆满钵满。例如 WE 战队的魏汉东退役后被直播平台以 500 万年薪的高价聘请担任直播解说员,收入比起当选手时增加了数十倍。直播平台的高薪水,退役后的多元化吸金路径,甚至让许多现役选手都萌生了退意,精力不再聚焦于提升竞技水平。

加上消极比赛、电竞博彩、选手私生活混乱等负面新闻频发,电竞圈的资本狂潮营造出了一种 纸醉金迷 的氛围,使电竞行业的负面舆论不断增加。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 年仅有 58.4% 的电竞用户认为电子竞技是一种竞技运动。由此可见,目前电子竞技作为一种运动项目的观念还未广泛普及。

这些现象的背后隐藏着中国电竞行业乱象丛生的几大核心症结:行业整体缺乏体系化经验、选手缺乏严格规范的制度管理、赛事过度商业化和娱乐化等。

从市场规模上来说,中国电竞远远超过韩国市场,但要真正 抗韩 成功,改变在各大世界赛场上被力压一头的局面,还任重道远。

希望 LPL 成为世界第一赛区 这样的观点,不再是中国电竞少数人的自嗨,而是被广泛公认的事实。

法国、西班牙承诺2035年停售燃油车;两部门:严查锂电产业哄抬价格、不正当竞争等行为

三个“禁止”、四个“不得”规范私募投研,监管再给私募上“紧箍咒”,股市“小作文”乱象被对号入座

14家券商刷屏时刻,多家推文庆贺入选首批养老金代销机构,中信、华泰、国信、广发等各亮展业安排

11家银行系险企前三季度净利蒸发百亿 7家公司开启增资发债拉动规模与价值增长

日前,广东潮州饶平县一男子驾驶特斯拉Model Y准备停车时,车辆突然失控高速狂奔2公里,接连撞上两辆摩托车和两辆自行车,造成2死3伤的严重交通事故。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